🔥www.t4428.com_腾讯财经

2019-08-20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0 23:08:29

-|花姑断断续续的讲述,让老张唏嘘不已。-|这里面有着一个非常简单的因果关系,是他们救了她,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她感激他们。-|-老张点起一盏油灯,搁在高高的炕厨子上。-|-  “没有事,没有事,都是苦命人。-|-  几天了,自从答应了与花姑结婚,老张就有一种做梦的感觉,仿佛一切都是不真实的。-|-  “啊......”他呢喃着,已经语无伦次。-|-作为一个鳏夫,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了,他被花姑那美丽的脸庞,细腻的的皮肤,坚挺的乳房,娇羞的神态,完全地征服了。-|-”  老张顿了顿,摆了摆手,说:“闺女,不是我不收留你,我也是逃难过来的,我的家在安东。|-  但是,老张还是去到了门外。|-其它照顾闺女的事,比如生火煎药,喂药喂饭,为闺女动弹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|-

-||-虽然心里早就想过再娶一个媳妇的事,而且充满了渴望,但是,他从来就没有敢把再娶媳妇当做一个简单的事儿。-||-”  听了区先生的话,老张赶快出了门,去到小巷北面不远处的冯郎中家。-||-天快亮了的时候,雨也停了。-||-沐浴之后的花姑,就像是一个仙女一般。-||-

-||-老张又去到灶堂,点燃了锅灶,做了两碗棒子面粥,然后端进厢房。-||-

-||-”  听了区先生的话,老张赶快出了门,去到小巷北面不远处的冯郎中家。-|-日本人占领了她们的村子,为了躲避战火,与她的母亲外出逃难,后来失散了。-|-  “醒醒,醒醒,闺女!”  他又喊道,但是仍旧没有动静。-|-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都不容易,顾不得许多。-|-见冯郎中开完了方子,曲先生拿出了一枚光绪银元递给冯郎中,作为诊费。-|-

-|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。|-

-||-又不能把姑娘撵出去。-||-“谁啊?”主家夫妻已经醒了,但是还没有起床,区先生问道。-||-”  再三谦让,冯郎中也没有收曲先生的钱。-||-他便拿来一把小勺,一勺一勺地将稀粥给闺女喂下。-||-

-||-现在,自己背井离乡,儿子下落不明,到现在也不知道死活。-||-

-||-  “你呢?”  “四十一。-|-其它照顾闺女的事,比如生火煎药,喂药喂饭,为闺女动弹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-|-他是一个好人。-|-第五章困缘  下了一夜的雨,清晨的气温,寒冷彻骨,就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尾冬。-|-你仔细想一想,大前天,下着雨,你发着高烧,病得厉害,你躺在外面的大门洞子里,昏倒了,一夜。-|-

-|她心里所恨的,是老毛子,是日本鬼子,是他们无缘无故地蹂躏了她的家乡,霸占了她的村庄,使她流离失所,母女分散,几近丧命。|-

-||-  不一会,花姑就洗完了。-||-她忽然记起了前一天那个风雨飘零的夜晚,病饿交加,自己昏倒在一个黑色的大门洞子里。-||-他走向炕前,把裸露着身体、含情脉脉的花姑抱了起来,放到炕里面,然后脱掉衣裳,喘着粗气,情不自禁地压在了她的身上。-||-老张每天也就是为花姑端端饭,煎煎药,有时候说上几句话,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可做。-||-

-||-她从内心里特别感激和爱戴老张,一个多么淳朴的男人,宽厚稳重,体贴细致。-||-

-||-我再开一副驱寒发汗的方子,加点黄连,煎服,一天三次,不用两天就会好的。-|-  亲切的面容,温暖的氛围,还有悲惨的经历,让花姑突然萌生了要在此长期住下去的念头,她已经厌烦了逃难路上的困苦和艰辛,害怕病饿缠身,一个人孤独地前行。-|-“谁啊?”主家夫妻已经醒了,但是还没有起床,区先生问道。-|-”她喊着老张。-|-”花姑怯怯的对老张说。-|-

-|活到这么大,她只记得幼小的时候,她生病了,是她的母亲翠珍照顾她。|-

-||-为了给闺女煎药,他还在院子里用三块砖头支起了一个小灶,用一只瓦罐每天煎药一次,然后盛在瓷盆里,温热以后分三次给闺女喂下。-||-  “不用出去,不用出去。-||-  见到姑娘终于醒了过来,老张露出了欣慰的笑容:“你终于醒了。-||-”  花姑执拗地跪在地上,就是不起来,央求着:“大哥,请你行行好,留下我吧。-||-

-||-老张熬了两碗棒子面粥,又热了两个白面馒头,还拿了一块腌的胡萝卜咸菜,回到了厢房。-||-

-||-他现在身上穿的那件绸布夹袄,还有下身的灰色裤子,就是曲先生送给他的,干干净净,利利索索,就是有点不大合身。-|-空闲的时间,他就回到东厢房,看护一下花姑。-|-他又让老张从院子后面的菜地里,采了一把一扎高的小白菜,素炒了一大盘。-|-老张隔着门,向曲先生叙说着在门口昏倒了一位闺女的事,看样子可能不是本地的。-|-  “不用出去,不用出去。-|-

-|”花姑怯怯的对老张说。|-

-||-曲先生不胜酒量,仅仅喝了三四杯,脸上就红扑扑的了。-||-老张犹豫了一会,最后还是用双手抱起了闺女,进到院子里,来到自己睡觉的东厢房,把闺女放在了自己睡觉的土炕上。-||-  趴在地上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,就像是死了一般。-||-  见老张一副疑惑不定的样子,曲先生又道:“都是苦命之人,你们两个就此成个家,一块过日子,也可以互相有个照应,怎么样?”  老张这才明白了曲先生的意思,马上就急了,连忙摆着手:“不行,不行,坚决不行!曲先生,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,咱可不能趁人之危!”  “不是趁人之危。-||-

-||-是曲先生收留了我,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伙计。-||-

-||-听说在辽阳那边的会战,老毛子吃了败仗,死了成千上万的人。-|-曲先生见状,连声说着“谢谢”,也就不再坚持。-|-为了给闺女煎药,他还在院子里用三块砖头支起了一个小灶,用一只瓦罐每天煎药一次,然后盛在瓷盆里,温热以后分三次给闺女喂下。-|-曲先生很是高兴,下午的时候,他专门让老张去到屯子里,买了一只活鸡,又把去年秋天收购的山蘑,从柜台里拿出来一些,浸泡洗净以后,和鸡炖了一锅,分盛在两只大汤碗里。-|-他走向炕前,把裸露着身体、含情脉脉的花姑抱了起来,放到炕里面,然后脱掉衣裳,喘着粗气,情不自禁地压在了她的身上。-|-

-|唉,可怜的闺女!  “要不咱去问问曲先生?”老张想了想,征求着姑娘的意见。|-

-||-没想到,花姑竟然一口答应了:“行,行,我愿意嫁给张大哥,我愿意嫁给我的救命恩人,我愿意!”她几近喊道。-||-  给主家干活,伙计们往往起得早。-||-”  花姑坚持着,又哭了起来。-||-  老张没有办法。-||-

-||-  脸部朝下,头发脏乱,很长,披散在脑后。-||-

-||-生命的脆弱,命运的多舛,已经让她完全屈服。-|-每到这个时候,因为不方便,他就会去央求曲夫人,让曲夫人进行帮助,辅助一下闺女。-|-”她喊着老张。-|-花姑断断续续的讲述,让老张唏嘘不已。-|-老张很是可怜这个姑娘,不住地喂药、喂饭、喂水。-|-

-|”  听了老张的话,花姑安下心来,原来面前的大哥,也是逃难过来的,而且是他救了自己。|-